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女文工团员最后的下落 第九章

时间:2018-01-15 郭子仪那天兴致很高地观赏两个男人夹着一个女兵轮姦的淫乱场面,欣赏女俘们因被从肛门强姦而出现的异乎寻常的强烈反应和痛苦表情,但他好像有什么顾虑,最终还是没有下场,只是在吃过午饭后,坐到场子中央的太师椅上,舒舒服服地看着小邵流着眼泪用舌头把他的阳具舔得乾乾净净。
  小邵舔过后,他的肉棒也涨大起来,但他没有加入另一边二对一的淫戏,而是顺手把小邵的身体翻转过来,顺势插入了她挺着大肚子的下身。另一头,邢大头不甘寂寞地把肉棒插入小邵嘴里,结果,她像被肉棒穿起来一样在两根肉棒之间痛苦地挣扎。
  所有到场的土匪都在疯狂地在女兵们身上发洩,那山洞简直就是地狱。我被吊在一旁,似乎被人们忘记了,可我的心里越来越绝望,因为黑夜马上就要来临了。郭子仪已经去看过肖大姐两次了,回来时满脸满意的神色,铜盆也已摆在了他的脚下。
  大约在太阳将要落山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进来一个满头大汗的汉子,谁也没有注意他,可我认出那是郭四虎。
  他刚进洞似乎很不适应里面昏暗的光线,好半天才适应过来,他四处张望,似乎对疯狂的淫乱场面视而不见。他发现了我高吊着的裸体,朝这边走了过来,到了跟前他看见了郭子仪,急切地俯下身去与他说着什么。
  我看见郭子仪听着听着勃然变色,站起身吩咐了一声:「走!」
  他带来的匪兵过来把我放下来,两个匪兵跑到另一边去拉仍在一个土匪身子下面的肖大姐。
  黄大炮先发现了异常,他赶过来问:「郭老七,你这是怎么了?」
  郭子仪淡淡地说:「家里有急事,我要马上回去!」
  黄大炮急了:「弟兄们正在兴头上,你怎么要走?这不是扫大伙的兴吗!」
  郭子仪说:「下次兄弟给大伙陪罪,失陪了!」说着就要走。
  黄大炮一把抓住他的胳膊说:「你实在要走,就把这俩娘们留下给弟兄们助兴,三天后我保证一根毫毛不少给你送回去。」
  郭子仪斩钉截铁地摇摇头,黄大炮还不甘心,拽着他说:「那把这俩娘们借给我十天,一天一箱烟土。」
  郭子仪脸色已经非常难看,坚决地说:「不行!」
  这时匪兵们已经把肖大姐架了过来,她的下身还在不停地流着黏稠的白浆。
  他们把大姐按在地上,手脚都铐上铐子拖了出去。一个匪兵推了我一把,拥着我出了洞口。
  洞外两个籐条箱已经摆在那里,大姐被捆起来塞了进去,他们把我的手脚也都铐上,塞进箱里,堵嘴蒙眼,盖上了箱盖。
  我们又上路了,我的心情非常複杂,由于这突然的变故,我躲过了晚上的厄运,但我不知道前面等着我们的是什么?想想江大姐和小邵,她们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吗?
  我没有想到,我的命运比她们要悲惨的多。
  队伍走得很急,连夜赶路,一路上只停下来短暂地休息了两次。
  从路途上郭氏父子俩的交谈中我听出了一点端倪:郭子仪带我们离开的第二天,郑天雄就拿了一张不知什么人的电报找到郭大虎,说奉命要把林洁送走,郭大虎不允;他当天夜里带了几个亲信押着林洁溜出了匪巢,结果被郭家的人发现追了回来。郭大虎把人扣住,派老四星夜赶到十八拐去报信。
  我们回到郭子仪的匪巢已是第二天的下午,我们被卸下来时我看到五虎都在场,却没见郑天雄。
  郭子仪命人把施婕、林洁和小吴都带了出来,看到三个患难与共的姐妹,想起十八拐一天一夜的淫乱与疯狂,真有恍如隔世之感。最惨的是肖大姐,她的奶已经憋了两天一夜,乳房胀得几乎透明,脸痛苦得变了形。
  郭子仪命人把我们四人都带回了牢房,唯独留下了大姐,看来他折磨大姐一分钟都不放过。
  林洁这两天看来没有再被刑讯,乳房和下身的伤口已经结了痂,肿也消了一些;施婕和小吴却都沉默不语,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我们担心着大姐,谁都没有心思开口。就这样过了两、三个小时,两个匪兵进来把我提了出去,我心里明白,到了作「功课」的时间。
  果然,我被直接送到郭子仪房里,郑天雄坐在那里,看来急风暴雨已经过去了,郭子仪仰坐在太师椅上闭目养神,脚下放着一个铜盆,里面盛着半盆洁白的乳汁。
  我被推着跪在郭子仪脚下,他指指自己的裤带,我知道我没有选择,只有服从,跪着伸手给他解开了裤带,褪下裤子,露出他丑陋的阳具,然后捧起还温热的乳汁,给他洗了起来。郭子仪舒服地哼哼着,阳具在我手里膨胀了起来,郑天雄看得呆了,愣愣地盯着我的手。
  郭子仪哼了一声道:「老郑,你说呀!」
  郑天雄回过神来忙道:「司令,共军在朝鲜跟美国人交火了,第三次世界大战马上就要打起来了。美国人一动手,共产党就没几天活头了,他们一滚蛋,这湘西二十几个县还不就是您的天下,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郭子仪没有睁眼,郑天雄偷眼看了看他的脸色,接着说:「在朝鲜跟美国人交火的共军都是他们原来在满洲的部队,跟47军是一伙的,所以美国中央情报局知道七爷手里有个47军的女机要员,非常重视,要军统局无论如何把她弄出去,不管用什么办法也要把她的嘴橇开。只要她一开口,美国人马上就能把共军的密码都破开,他们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我们的眼睛。共军在朝鲜一败,国军马上就反攻过来,天下就又是我们的了,七爷您是头一功啊!」
  他见郭子仪似乎无动于衷,马上又说:「局里已经来电报了,委任您为湘西反共救国军总司令,同时奖给您100箱烟土、10挺机枪、50万发子弹,外加10万大洋。货马上就上路,送货的人再把那个姓林的小娘们带走。」
  我听到这儿,心里咯登一下,这些东西都是土匪们最紧缺的货物,听说这里100块大洋就可以买一个女人,即使是被俘的我军女兵,1000块大洋也就随便买卖了,机枪、子弹更是有钱都买不来的东西,对土匪来说比人命都贵重。
  这么多的东西的诱惑郭子仪根本无法抗拒,林洁恐怕在劫难逃了,她一旦落入国民党或美国人的魔爪……后果我不敢再想了。
  我正急得不知如何是好,郭子仪开了口:「好!这笔买卖我做了!」
  我的心呼地沉了下去,却听郭子仪接着说:「人交给你们,不过,不能带出这卧龙山。你们就在这儿审,是死是活我不管,我要是高兴了,说不定弄床上来玩玩。」
  郑天雄急的面红耳赤,急急地说:「七爷……」
  郭子仪不耐烦地打断他说:「就这样了,要觉得不值就算了。」
  郑天雄还想分辩,看看郭子仪的脸色,把到嘴边的话嚥了回去,红着脸开门出去了。
  我透过一口气,发现郭子仪的阳具在我手里已经硬挺了起来,我愣愣地跪在那里,等候着他的发落。郭子仪似乎很兴奋,笑嘻嘻地对我说:「妞儿,看见昨天那个大肚子电话员了吗?照她的样子给七爷把宝贝舔乾净!」
  我大惊失色,我不知道小邵为什么会屈从土匪,作出如此见不得人的举动,反正我不会,就是把我碎尸万段我也不会!
  我低着头,一声不吭,郭子仪按住我的头,把我的脸往他的胯下压,我的嘴和鼻子已经挨上了那团软乎乎的臭肉,一股腥臊和乳香混合的气味冲鼻而来。
  我拚命摇着头,郭子仪一边用力按住我,一边说:「妞儿,张嘴!不张嘴让你和那个姓肖的都没好日子过!」
  我心里在流血,暗暗地哭道:「大姐,小袁对不起你。」
  我死不张嘴,郭子仪折腾了半天没有结果,最后叫人进来吩咐道:「把那个姓林的小妞带来,这丫头交给二虎,赏给明天下山的弟兄!」
  匪兵把我拉出去了,那天夜里我和大姐被交给四、五十个马上就要下山的土匪轮姦。这群亡命之徒下山后就不知道还能否活着回来,因此特别疯狂,下手也格外地重,我和大姐都被折磨得死去活来。我知道这是郭子仪有意惩罚我,但大姐挺着肚子跟我一起受罪,更让我痛不欲生。
  第二天早上我们被架回牢房时,吃惊地发现林洁已经被郑天雄吊在房中了,她的双手被铐在背后、吊在房樑上,吃力地弯着腰,两腿被强行分开,绑在地上的两个铁环上,绷得笔直。
  她昨夜在郭子仪那里显然受了不少苦,下身刚结的痂差不多都脱落了,露出鲜红的嫩肉,有些地方还血迹斑斑。郑天雄正看着一个匪兵用清水清洗林洁两腿间的污物,匪兵粗糙的大手在林洁伤痕纍纍的下身抹来抹去,林洁被绷紧的身子不时痛得发抖。
  郑天雄走上前去,托起林洁的下巴说:「林小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在美国盟友那里已经挂上号了。你现在赶紧招出来,我们马上送你去美国养伤,你要不招?那是不可能的,军统局的审讯专家带着美国最新型的审讯器材马上就到了,到了他们手里,谁也挺不住,尤其是女人!」
  林洁毫无反应,他放开手,从地上拿起一根鸡蛋粗细的硬生生的新麻绳道:「你还执迷不悟,我先让你开开窍!」
  说完后把麻绳扔给了旁边膀大腰圆的匪兵,匪兵在林洁身子前后各一公尺的地方各放下一个铁环,放到齐胸的高度,把粗麻绳穿过一个铁环后从林洁胯下拉过,再穿过另一个铁环。两人一用力,麻绳就呈一个V字形紧紧绷住了林洁的下身。
  郑天雄走过去拉着麻绳调整着位置,使麻绳刚好穿过林洁两片红嫩的阴唇中间,紧紧压住她的阴道口。粗砺的新麻绳那一股股扭转着的粗硬的纤维与林洁柔嫩的肉体形成鲜明的对照。我这才明白他们刚才为什么要给林洁清洗下身,他们是要把任何能起润滑作用的东西都去掉,让她感到最大限度的痛苦。
  郑天雄调整好麻绳的位置,拨弄了两下被绷紧的绳索压得紧贴着大腿根的阴唇,慢条斯理地说道:「林小姐,你知道这叫什么吗?这叫拉大锯。这东西可不像男人的家伙,看着挺硬,插进去还挺舒服。这玩艺拉起来你那小嫩穴可有得受了,要是痛你就哭啊,我心一软说不定还饶了你呢!」
  说完看林洁没有求饶的表示,恶狠狠地下令:「给我拉!」
  两个匪兵脱掉上衣开始拉了起来,绳索在两个铁环之间扯动,狠狠地蹭着林洁下身的嫩肉。林洁全身被绑吊得紧紧的一动也动不了,只能听任粗硬的绳索从阴唇中间拉过,柔嫩的阴唇被挤得变了形,在绳索的带动下向后面捲曲,她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紧咬嘴唇努力不叫出声来。
  绳索从前到后扯动了将近一公尺,从林洁身子下面经过的那段绳索明显溽湿了,匪兵又把绳索拉回来,充血的阴唇又转回来向前面捲去。
  匪兵拉了两个来回,绳索上开始见红了,可林洁仍一声不吭,郑天雄大叫:「加把劲!」
  两个匪兵用足了劲,两膀和胸腹的肌肉绷得凸出来,挂着绳索的铁环被绷得直作响,绳索兜着林洁的阴部把她的腿拉得「咯咯」响,麻绳深深地陷入她下身的肉里,一寸一寸地从她身下拉过,紫红色的阴唇竟被牵拉着在腿间露了头,拉出来的绳索被血洩成了红色。
  「啊……啊呀!……」林洁再也忍不住了,上气不接下气地叫了起来。
  麻绳又在林洁胯下扯动了两个来回,中间那一公尺完全变成了红色的,林洁大口喘着粗气,胸口剧烈地起伏,嘴唇咬出了血,头无力地垂了下去。
  郑天雄见林洁快要昏厥过去,抬手让匪兵鬆开了绳索,鲜血顺着大腿流了下来。一瓢凉水浇在林洁脸上,她出了口长气缓过神来,从胸腔深处发出痛苦的呻吟。
  郑天雄拿着一把小鬃刷看着林洁血肉模糊的下身问:「怎么,还不想说?」
  见林洁不答话,从旁边匪兵捧着的小盆里沾足了暗红色的水,朝林洁的的阴部刷去。
  天啊,那是辣椒水!
  「啊……痛……痛啊……」林洁猛地叫起来,四肢拚命挣扎,拉得铁环「哗哗」响。
  郑天雄一边继续刷,一边说:「怕痛就赶紧招,不招就痛死你!」
  林洁喘着粗气无力地摇头,粗硬的鬃毛残忍地在她受伤的嫩肉上刷过,鬃毛刷成了红色,林洁阴部的轮廓又露了出来,阴唇已经完全变了形,大小阴唇几乎分不出来了,仍在向外渗血的嫩肉里嵌着一些粗硬的黄麻纤维,裸露的肌肉不时微微地抽动。
  麻绳又被扯紧了,郑天雄拿过一个小布袋,伸手从里面抓出一大把粗盐,均匀地撒在麻绳中央被鲜血浸红的那一段上,晶莹的盐粒在暗红色的血污上格外醒目。
  郑天雄抓住林洁的乳房恶狠狠地说:「你不招?更厉害的来了!」随着他的话,麻绳又兜住了她的下身,她吃力地躬起腰,但绳索如影随形地贴住了她胯下的嫩肉,开始滑动了。
  「咦……呀……」这次林洁从一开始就惨叫起来,豆大的汗珠从脸颊上滚落下来。
  绳索像一条兇恶的蟒蛇钻入她的胯下,再出来时又洩上一层鲜红,盐粒消失了,一部份掉落在地上,都已变成了红色。郑天雄站在林洁身旁,不断地向麻绳上舔着盐粒,不一会儿,一小袋粗盐粒就都撒完了,大部份被绳索送进了林洁的肉缝。林洁痛得死去活来,脸憋成了紫色,最后终于挺不住昏了过去。
  郑天雄扔掉布袋,正吩咐人去抬水,一个匪兵进来,交给他一封电报,他看了看,气哼哼地把电报揣到兜里,扔下吊在半空昏迷不醒的林洁,带人走了。
  大概是那封电报给了郑天雄什么指令,他竟然三天没来审林洁。
  那天傍晚时分,甦醒过来的林洁被放下来,被匪兵押着一步一挪自己走到洞口大厅,洗净了血肉模糊的下身,又被土匪拉去轮姦。这几天,郭子仪对林洁特别「关照」,每天都把林洁先拉到他房里姦淫,然后再分配给其他匪徒。
  用大姐的乳汁给他洗阳具照例是我的事,儘管我每次都小心翼翼,但他的肉棒总是膨胀得又大又硬,每当看到在我手里硬起来的粗大肉棒插入林洁被折磨的露着鲜红嫩肉的下身,我真是痛不欲生。
  隐约之中,我预感到在这暂时的平静和特殊的「关照」里面,隐藏着天大的阴谋,我替林洁担心。
  回到郭子仪匪巢的第三天,我被五虎拉去,连戏弄带轮姦折腾了一整夜。早上被押回牢房时,肖大姐和林洁都不在,只有小吴和施婕被铐在一个木笼里。
  他们把我关进另一个木笼,房门关上后,我发现小吴那边传来低低的哭声。
  等巡逻的匪徒走过去,我关切地问她:「小吴,你怎么了?」
  连叫了几声,她连头都不抬,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我真有点急了,提高声音叫她:「小吴,你说话呀,到底怎么了?」
  许久,她才抬起满是泪水的脸,吞吞吐吐地说:「袁姐,我……我的例假没来……」
  我心里一紧,忙问:「你肯定吗?是不是晚了?」
  小吴哭着连连摇头道:「都过5天了,这几天我浑身没劲,一个劲泛酸水,我……呜呜……」
  我脑子里「嗡」地一片空白,天吶!这怎么办啊?大姐被郭子仪紧紧盯住不放,林洁在郑天雄手里凶多吉少,现在小吴……
  看着哭得死去活来的小吴,我稳了稳神,觉得应该把话跟这个小妹妹挑明,于是尽量温柔地对她说:「小吴,我们落在这群土匪手里,没有什么侥倖,他们什么都能干得出来。但不管发生什么,我们都不能向他们低头,你看肖大姐和林洁,她们受的罪比我们都多,可……」
  小吴慢慢转过脸,妩媚的大眼睛里闪着恐惧的泪光,打断我说:「袁姐,我才15岁……我……我不要怀孕……我想死!」
  我的心疼得发颤,不知如何劝她才好,小吴那里已经哭得喘不过气来。我急了,大声叫着:「施婕,你劝劝她呀!」
  我叫了半天,施婕才抬起头来,这时我才发现,她也一直在痛哭,眼睛都哭肿了。
  我心中一惊,却听她痛不欲生地对我哭诉道:「小袁……我的例假……也没来……」
  天啊!我的眼前一片漆黑,像掉入了无底深渊。
  我被残忍地永远夺去了作母亲的能力,小吴和施婕却被同样残忍地强行受了孕,我们怎么会堕入如此悲惨的境地?所有这一切都因为洗那一个该死的澡,我真是连肠子都悔青了。
  面对这接踵而来的灾难,我像丢了魂一样。施婕在文工团女兵里威信很高,除肖大姐外,她就是我们的主心骨,其实她只比我大两岁,军龄还没我长,但她学识好,团里的姑娘们都拿她当大姐姐。现在她也变成了落难的凤凰,我真不知如何是好了,我实在管不住自己的眼泪,任它们扑簌簌地滚落了下来。
  就在我们哭成一团的时候,门打开了,林洁被两个匪兵推了进来,后面跟着郭子仪、五虎、郑天雄,还有一个穿着国民党军服的精壮汉子。他们把林洁靠墙吊起来,几个匪兵忙着把五花八门的器械抬进牢房中,他们还点起一个硕大的火炉,熊熊的炉火立刻就把阴冷的牢房烤得热烘烘的。
  我看见一个匪兵把一个盛满水的铁盆坐在炉子上,并扔进去一大捧朝天椒。
  郭子仪抬起林洁俊俏的脸蛋看了看,又捏了一把她丰满的乳房道:「林小姐,美国人出大价钱把你买了,从现在起你就归老郑了,你老实回他的话,不然你这漂亮的脸蛋……还有这么好的奶子都难保啊!」说完带着五虎走了。
  我心里咯登一下,郭子仪真的把林洁交给了郑天雄,林洁大难临头了!
  郑天雄得意地拨弄一下林洁的乳房,指着那个穿着军服的汉子道:「介绍一下,这位是军统局的审讯专家冷铁心,冷处长,毛人凤局长派他专程前来。他专门到美国进修过审讯,对审讯年轻女犯人非常有造诣。他还带来了美国最新的审讯器材,专门对付女人的。林小姐,不招不行了!」
  林洁把脸转向一边,让头髮挡住脸颊。冷铁心摘下帽子交给一旁的匪兵,一把扭过林洁的脸,不由得讚歎道:「好标緻的姑娘!」接着他仔细地查看了林洁乳房和下身的伤痕,还特意扒开阴唇观察了一下红肿的尿道口和阴蒂。
  看完后,他用白手帕擦着手指上沾着的液体说:「林小姐很坚强,这么重的刑,像你这样年纪的姑娘十个已经有九个挺不住了。可这并不代表你能挺得住我的刑,我在美国和那里的刑讯专家专门研究过亚洲女人肉体的弱点,说到底就是生殖器官和哺乳器官,没办法,哪个女人都过不了这两关。回国后我审讯过无数的女犯,最后没有一个不乖乖招供的。最大的官是你们的一个女地委书记,28岁,比你坚强多了,但在美国新式刑法面前她全招了,当然她受了不少罪。你这么年轻漂亮,我不希望看到你受这么重的刑,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让你再考虑一下,不过要给你一点小小的惩戒,免得你不知回心转意。」
  冷铁心指挥匪兵把林洁解下来,手铐在背后,用两根绳索捆住她的脚腕,穿过房顶上两个相距很远的铁环,把她头朝下吊了起来。林洁脸憋得通红,无助地扭动着身体。
  冷铁心蹲下来摸着她的脸说:「不自在吧?这姿势叫「倒挂金钟」,这样血液都集中在头部,有助于思考。不过,我还得给你加点料,免得你打盹。」
  说完他从随身带来的一个小箱子里拿出一副器具,那是一团胶管,胶管的一头是一根小指粗细、一寸多长闪亮的尖头钢嘴,中间有个橡皮球。
  冷铁心命人把炉子上已经滚沸多时、呈暗红颜色的辣椒水端来,这时我才意识到,空气里早已充满了辛辣的气味,呛得人喘不过气来。冷铁心吩咐把滚烫的辣椒水倒了一部份在一个铜盆里,使水温下降,然后走到林洁被朝天劈开的大腿前,白净的中指按住她下身唯一还未遭受过惨刑的肛门揉了起来。
  林洁意识到什么,试图扭动身体,但完全无济于事,冷铁心嘲弄地说:「林小姐不要乱动,女人这一部份肉很嫩,弄破了会很不舒服。」说着已经拿起那连着胶管的钢嘴,不容分说向林洁的肛门里面插下去。
  林洁的肩膀无助地扭动了几下,弄得丰满的乳房连连颤抖,嘴里「嗯嗯」地闷声呻吟。
  一寸多长的钢嘴全部插进了她的肛门,冷铁心把另一头的管子插入铜盆,用力一捏橡皮球,一股滚烫的辣椒水「嗤……」地被吸了进去。
  「啊……」林洁浑身打战,忍不住叫了起来。冷铁心全然不顾林洁的反应,面无表情地捏动橡皮球,将铜盆里的半盆辣椒水全部挤进了她的肛门。
  林洁的肚子微微凸了起来,通红的脸上冒出了大颗的汗珠,冷铁心把盆里的辣椒水全部灌完后,猛地拔出钢嘴,一股红黄相间的浊水从林洁的肛门里冒了出来,他麻利地抓起一截木棍插进她的肛门,死死塞住。接着他又命人把剩下的半盆辣椒水端来,捞出飘浮在上面的一层朝天椒,拿出一条洁白的毛巾,浸在辣椒水中,毛巾立刻变成了红色。
  他用手指分开林洁伤痕纍纍的阴唇,拿一把竹夹子捞出变了色的热气腾腾的毛巾,堵在她的阴道口上,然后捏紧竹夹,一点一点地把浸满辣椒液的滚烫的毛巾捅进了她的阴道。
  林洁浑身一激凌,大腿剧烈地抽搐起来,控制不住地大叫:「呀……哎呀!
  烫啊……」冷铁心丝毫不为所动,一直到毛巾只剩了一角才住了手。
  他用脚踢踢林洁不停晃动的乳房说:「林小姐现在可以冷静思考了,什么时候有了心得随时叫我。」说完与郑天雄一起走了。
  林洁痛苦到了极点,全身打战,凄厉地叫着:「放开我……放开我!……」
  一个匪兵始终在旁边看守,每隔两个小时就把剩下的辣椒水煮开一次,掏出林洁阴道里的毛巾,浸湿后重新塞进去,林洁这一整天都在辣椒水的折磨下挣扎。
  天黑了,土匪们开始来牢房提人,林洁这才被放了下来。匪兵拔出她肛门中的木塞,一股黄黄的浊水喷了满地,散发出难闻的气味;她阴道中的毛巾也被拽了出来,她的下身已肿得发紫。
  她和我们一起被押到洞口大厅,我们三人被带到水沟旁,作清洗下身的日常功课,唯有林洁被直接送进旁边一个山洞。里面人头攒动,林洁进去立刻引起男人的狂叫声,不一会儿,就传来林洁凄惨的呻吟声,我看见郑天雄和冷铁心都钻进那个山洞,他们到最后时刻还不忘侮辱她。
  大姐被匪兵从外面抬了回来,她的下身全都是新鲜的黏液,乳房又胀成了皮球,匪徒们没有解开她的手,几双长满黑毛的大手替她搓洗起下身。
  我正注视着大姐,忽然听到一阵凄惨的哭叫声从洞的深处传来,开始以为是林洁,可马上发现不对,哭叫声由远而近,是几个匪兵架着一个大肚子的女俘走了过来。
  我们被俘后一直被单独关在那个兼作审讯室的山洞里,其他被俘的女同志只见过几面,知道的情况很少,只知道她们多数是去年部队驻防前被俘的,以工作队的女队员和地方的女干部居多,也有个别女医生和女卫生员。
  这个被架出来的女兵年纪超不过20岁,看样子已有5、6个月的身孕,长期非人的折磨使她身体瘦弱,脸色灰暗,皮肤失去了原有的光泽。
  几个匪兵正在洞口準备一副牲口驮子,那女兵见到驮子吓得浑身发抖,向后退着身子死命地哭叫:「不……别把我送回去,我什么都答应你们!别送我回去呀!」
  我们一听都愣住了,那女兵已经跪在了匪兵面前,不顾一切地给他们磕头,声嘶力竭地哭道:「你们杀了我吧!你们操我吧!你们卖了我吧!……别送我回去呀!……」
  几个膀大腰圆的匪兵丝毫不为所动,七手八脚把女兵按在地上,用绳索结结实实捆了起来,一个小头目模样的土匪骂道:「你他妈现在知道哭了,知道听话了,知道乖了?让你给爷舔沟子为什么不干?没用的东西,还是让共产党管教你去吧!」
  说话间,那女兵已被塞进一个麻袋,隐约还能听见她哭得死去活来,硕大的肚子高高凸起,像一坐小山包,土匪们用破布堵住她的嘴,把她抬出洞去了。
  我们几个人的脸色都变了,这个女兵要被送回部队去,等待着她的是什么命运,我们都清楚。
  去年和江大姐一起在吉首县城被俘的20岁的女工作队员梁霄被土匪杀害后送回,被追认为烈士;而同时被俘的19岁的女工作队员小廖和16岁的女卫生员小白被土匪轮姦怀孕后送回,马上就销声匿迹了。后来听在472医院工作的贴心姐妹悄悄告诉我,她们两人当天夜里就被强行打了胎,儘管她们在手术床上都痛得死去活来,血流了一床,但都一声未吭、一滴眼泪没掉。
  由于她们经受到了长时间的肉体和精神折磨,加上打胎时失血过多,手术后10天仍起不来床,就一直在医院的病床上向政治部门交代被俘期间的情况。
  大约20天后,军区军事法院发来了判决书,结论是,虽然没有发现变节投敌的情节,但在匪巢中因奸致孕是无法洗刷的事实,据此以「屈敌」的罪名对她们进行了处理:两人均被开除团籍、开除军籍,送农场强行监督劳动改造。
  当时好几个听说此事的姐妹都私下替她们感到委曲,以她们柔弱的身体,怎么能够抗拒人数众多而又凶悍的土匪的强暴?
  后来政治部曾派人到她们劳动改造的农场了解江大姐的情况,听去的人回来透露的情况,那个农场关的都是些在整顿新解放的城市过程中清理出来的不够判刑的地痞流氓、妓女老鸨和无赖二流子。小廖和小白在那里是年纪最小的,也是处境最惨的,因为大家都知道她们怀过土匪的孩子,连妓女都可以随意侮辱、欺负她们。
  据说她们两人都已数次自杀未遂,结果成了重点看管对象,给她们干最重的活,吃最差的饭,还要经常当众交代怀上土匪孩子的经过。几个月的时间,两人都已有点疯疯癫癫。
  这件事情在每一个女兵心灵里都刻下了深刻的烙印,实际上,从被俘的第一天起,我们就知道,我们已经没有任何选择,连死对我们来说都已是一种奢望。
  洞口刚刚发生的一幕给我们心灵的刺激太强烈了,大家都已没有心思干任何事,任土匪踢打,我们几个人像没有知觉一样毫无反应。施婕和小吴的反应更加强烈,脸白得像白纸一样,几乎当场昏厥过去。
  那天夜里我像死人一样任土匪摆弄,根本不知道究竟有多少男人轮姦了我,身体好像已经不属于我,脑子里翻来覆去就是那个不知名的女兵凸起的肚子和恐惧的面容。
  第二天早上我和林洁几乎同时被押回牢房,我在后面看见林洁洁白的身子夹在土匪粗壮的手臂中软得像根麵条,连步子都迈不动了。
  一进牢房,冷铁心和郑天雄已经带着人等在那里了。林洁被直接带到囚笼对面的巖壁下,坐在一个二尺见方的方凳上。方凳的四条腿是用小腿粗细的粗原木作成的,一半埋在地下,我注意到,紧挨条凳的墙角放着一台黑乎乎的机器。
  他们让林洁背靠巖壁,将她的双手捆吊在巖壁上一个铁环上,然后强迫她分开双腿。林洁的下身经过土匪一整夜的轮姦,糊满了五颜六色的污物,冷铁心阴笑着让人用凉水浇在她的下身,两只大手一阵揉搓,露出了饱受蹂躏的阴部的本来面目。她的阴唇肿得像张开的小孩嘴,鲜红的嫩肉像外翻着,一股黏稠的液体带着腥臭的气味还在不断流出来。
  冷铁心朝一个匪兵挥挥手,那匪兵拉了一下什么东西,墙角那台机器便「突突」地叫了起来,我心里一惊,看清那原来是一台发电机。
  机器上的一盏小灯亮了起来,冷铁心的手里抓着一把五颜六色的电线对林洁说:「林小姐,今天我要让你过过电。我这家伙可不是老郑那套小孩子玩艺儿,这是美国人专门研究给女人用的电刑具,它保证伤不着你的小命,可也保证你非常受用,你可要想好了!」
  林洁下意识地夹紧了腿,冷铁心冷笑一声,说道:「看来林小姐是想试一试了?」
  话音未落,两个匪兵已给林洁的脚腕分别铐上铁镣,强行拉到齐肩的高度铐在墙上,将她的下身全部坦露了出来。冷铁心从那一团电线中分出两个小么指大小的黑色鳄鱼夹,紧紧夹在林洁的阴唇上,然后又拿出两根红色电线,结结实实地捆住她的乳头。
  冷铁心抓住机器上的一个旋钮,眼睛盯着林洁开始转动。机器上一个小红灯开始闪烁起来,林洁大腿的肌肉先绷紧了,红灯闪得越来越快,林洁全身都绷得像一张弓。
  夹在她阴唇上的两个鳄鱼夹之间开始出现蓝色的电弧和「劈啪」的响声,本来就肿胀的阴唇直立了起来,并微微震颤着;她的胸肌也开始抽搐,带动高耸的乳峰有节奏地抖动。林洁大口地喘着粗气,吃力地扭动着身体所有能够活动的部份,汗珠从短髮下大颗地流了出来。
  冷铁心把旋钮停在中间的位置上,看着林洁被铐在黑色巖壁上的洁白肉体像蛇一样痛苦地扭动,直到她喘得几乎接不上气来,脸色白得吓人,才猛地把旋钮扭回原位。林洁立刻像洩了气的皮球一样软了下来,像离开了水的鱼儿似的贪婪地大口吸着气。
  冷铁心走上前,捏住林洁充血发紫的乳头问:「林小姐,刚才的滋味很不错吧?」他指指机器上的那个旋钮,冷酷地说:「刚才的强度是你这个年龄和体质的女人所能承受的强度的一半,你还有很大潜力啊!」
  他观察到林洁发自内心的痛苦,故意轻描淡写地说:「其实我也不要你招什么重要情报,你知道的那些东西早没用了,我只须要你说点什么回去交差,比如说,你们47军一共用几种密码呀?」
  林洁坚决地把头歪向了一边,冷铁心很有耐心地笑笑,把机器上的旋钮调到比刚才高一个刻度的位置。林洁立刻像被蝎子蛰了一下,全身马上就绷紧了,头像拨浪鼓一样来回摇摆,阴唇和乳房又像充了气一样,一下就硬挺了起来。
  冷铁心笑瞇瞇地看着林洁身体剧烈的反应,许久才又把旋钮调回原位。他托起林洁无力地垂下的头,指着刻度盘说:「林小姐,你目前达到的强度离你的极限还有10级,我每次提高一级强度。我要看看你的毅力能否支持你达到肉体的极限!」
  说着又把旋钮提高了一个刻度,又一阵痛苦的痉挛开始了,但再次以毫无结果而告终。于是通过林洁身体的电流强度一次次地提高,她就像一个电动玩具一样,不停地在电击下挣扎,直到最后全身像被水洗过一样,直挺挺地昏死过去,她什么也没说,甚至连叫都没叫一声。
  匪兵用凉水把林洁泼醒,冷铁心托起她的下巴说:「林小姐真不简单,你破了我用刑的记录,还没有哪个女人能挺得这么久。不过,下一次可没有这么温柔了!」
  说着拿起一个硕大的金属钳,我一看,惊得差点叫出声来。那是一个类似载重汽车电瓶充电用的大号鳄鱼钳,整个钳子有将近一尺长,一对长着利齿的钳嘴都有么指粗,四、五寸长。
  他捏住钳把,那可怕的钳嘴像血盆大口一样张开,他把两个钳嘴分别对準林洁的阴道和肛门插了下去,阴道那边的钳嘴马上被吞进去一截,而顶住肛门的那边无论如何也插不进去。
  一个匪兵按冷铁心的示意拿起一根么指粗的尖头钢钎,顶住林洁的肛门就插了进去,林洁拚命地扭动屁股,但她身体活动的余地毕竟有限,钢钎不一会儿就插进去一半。匪兵拔出钢钎,带出丝丝血迹,冷铁心趁林洁的肛门还没有完全收缩之际将一边鳄鱼钳嘴插了进去,锋利的钢齿咬破了她肛道柔嫩的皮肉,血顺着冰冷的钳口流了出来。冷铁心毫不怜香惜玉,用力将长满利齿的钳嘴捅进了林洁的身体。
  这痛苦的插入持续了约10分钟,在林洁痛不欲生的呻吟声中,两个钳嘴分别插入了林洁的阴道和肛门。冷铁心一鬆手,强大的弹簧立即使两个钳嘴咬合在一起,林洁的下身真像叼在一只兇恶的鳄鱼口中,完全变了形。
  他又拿起两根寸把长拖着电线的钢针,一手抓住林洁的乳房,一手在她的颤抖中把钢针插入她的乳头。两个乳头都插入钢针后,他发现由于林洁的乳头已被钢针穿刺过,因此针插在里面好像不够牢靠,于是拿起两个小鳄鱼钳,用锋利的钳齿夹住她的乳头,将钢针牢牢固定在她的乳房里。
  他捏了捏柔软的乳房,对已经满脸冷汗的林洁说:「林小姐,这次电流会在你身体里面接上头,感觉和刚才会大不一样,怎么样,试试看?」
  不待林洁回话,他已经打开了电源。
  最先反应的是林洁的乳房,像被什么东西提起来一样,两只丰满高耸的乳房一下强直起来剧烈地抖动;下身的鳄鱼钳则发出「嗡嗡」的闷响,阴道和肛门都剧烈地痉挛起来。林洁拚命地挣扎,手脚使力挣动,拽得铁环「哗哗」乱响。
  冷铁心看着林洁的反应,凶狠地逼问:「快说!说了我就停下来。」
  林洁像没听见一样,仍然在疯狂地挣扎。不一会儿,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控制住了,全身有节奏地抽搐起来,同时她忍不住呻吟起来:「啊呀……啊呀……
  啊呀……」
  冷铁心突然切断了电流,但林洁的身体还没有软下来马上又推了上去,这次林洁的惨叫冲口而出:「啊……啊……杀了我吧!」
  冷铁心冷酷地把电流继续调高,夹在林洁下身的鳄鱼钳的钳口迸出蓝色的火花,她浑圆的屁股猛地抬起,又狠狠地撞向黑色的巖壁,她像不知道疼痛一样不停地冲撞起来。
  他又断了电流,林洁像被抽掉筋一样软软地挂在墙上,连着电线的乳头紫的发青,鲜血顺着闪着金属光泽的鳄鱼钳柄流到了地下。
  稍稍过了一会儿,待林洁恢复了知觉,冷铁心又给林洁通了两轮电,林洁控制不住地惨叫失声,但自始至终未吐一字。
  最后连旁边的匪兵都受不住了,偷偷转过脸去避开这残忍的场面。当冷铁心无奈地把鳄鱼钳从林洁下身拔出来时,钳齿上一片血肉模糊。
  午饭后,新的一轮酷刑又开始了。
  这次他们拿出两根大么指粗、尺把长、连着粗电线的铁棒。他们当着林洁的面通上电,两根铁棒都「嗡嗡」作响,把两根铁棒靠近到一拳的距离时,一道蓝色的电弧在铁棒间飞舞,并不停地发出「劈劈啪啪」的吓人声音。冷铁心把一张草纸放在两根铁棒之间,纸面上立刻出现了焦糊的痕迹,接着就烧了起来。
  冷铁心断了电,把一根铁棒大部份插入林洁鲜血淋漓的肛门,将手柄处一个长长的倒钩捅进她的尿道口,使铁棒牢牢固定在肛门内,然后拿起另一根铁棒,通上了电流。林洁感觉到了插在体内的铁棒的震动,紧张地注视着冷铁心手里的那根铁棒。
  铁棒靠近了林洁被高高吊起的脚心,立刻一道电弧钻进了她的脚掌,她的脚痉挛了,五个脚趾不由自主地向里抠着抽动,同时,肛门和阴唇都剧烈地抽搐起来。
  「呀……啊呀……呀……」林洁高声惨叫不止。
  5分钟后,铁棒离开了她的脚心,洁白的脚心出现了一块焦糊的痕迹。冷铁心也开始冒汗了,狠狠地把手中的铁棒杵到林洁的腋下,她半边的臂膀和乳房同时剧烈地抖动起来,接着传过来一阵焦臭的味道,林洁的腋毛被烧焦了。
  铁棒一次次杵到林洁腋下,直到两腋的腋毛全部被烤光,林洁的叫声已经声嘶力竭,但丝毫没有屈服的表示。冷铁心的手在发抖,他恶狠狠地把铁棒放到林洁两个乳房之间的乳沟里,立刻两个青紫的乳头之间出现了电弧光,两个乳房同时强直了起来,像两座小山直挺挺地挺立着。
  林洁满头大汗,哀嚎连连,但就是不求饶,一双失神的大眼睛挑战似的死死盯住冷铁心。冷铁心恼羞成怒了,举起铁棒狠狠地全部插入了林洁的阴道,一阵强烈的电弧声响起,林洁的下腹剧烈地起伏,阴道口强直地变成了一个圆圆的黑洞,微小的电弧光在肌肉之间蹿来蹿去。
  林洁不顾一切地哀嚎起来:「噢……啊呀……痛……」接着就昏了过去。
  傍晚时分,我带着满腔的悲愤又被押到郭子仪的房间,大姐已经被绑着跪在一边,有人握着她的乳房正在挤奶,看着喷涌而出的白色乳汁,想着林洁遭受酷刑的悲惨场面,我真是欲哭无泪。
  一只大脚的脚趾拨弄着我的乳房,我没有抬头,郭子仪大声地命令我:「快给爷洗洗!」
  我忽然发现施婕也跪在一边,天啊!我亲手弄硬的肉棒将要插进她的身体?
  不!我不知哪来的勇气,低着头没有动。
  一只大脚重重地踹在我的乳房上,我两眼一黑,跌倒在地。两个匪兵上来,把我的手扭到背后铐起来,然后推到郭子仪面前。他托起我的下巴,端详了一阵嘿嘿地笑了:「你这妞今天怎么了?跟我耍小姐性子!先记下你这顿打,我先让你看看,你不伺候爷自有人伺候!」说完指指施婕,吩咐道:「把这个妞给我弄过来!」
  两个匪兵架着施婕按在郭子仪脚前跪下,郭子仪抬起她秀气的脸抚摸着说:「听说你是名门闺秀、大学生,知书达理?好,我来教你怎么伺候男人!」说完指指在他裆下嘟噜着的一大团黑乎乎的阳具,那上面沾满了大姐的乳汁,已经有些发黏了。
  他指着那团丑陋的臭肉命令施婕:「过来,伸出你的舌头给爷舔乾净!」
  施婕的脸腾地红了,她完全没有料到这土匪会如此无耻,让一个20岁姑娘用舌头去舔一个男人的阳具,就是打死她也不会干!
  可她想错了,郭子仪高声叫道:「老金!」老金应声而来,郭子仪问:「你不是说这丫头这几天准有吗?」
  老金忙点头哈腰地说:「七爷,我已经坐实了,她已经有了!」
  郭子仪立刻眉开眼笑道:「娘的真是见鬼了,刚送走一个不乖的,又来一个不听话的。来呀!把这丫头给我押下去,我现在不送她回去,再养她四个月,等她肚子大了,送她回47军,让共军来收拾她。老郑拍的那些照片呢,我记得有这丫头光屁股的,挑两张先给他们送过去,再挑两张给她寄家去,我噁心噁心他们。」
  他话音未落,施婕突然大哭:「不,别送我回去!不要……寄照片!」
  郭子仪嘿嘿一笑:「这儿有你说话的份吗?」
  施婕不顾一切地向前跪爬了两步,用乳房抵住郭子仪光裸的粗腿,哭着哀求道:「求求你!饶了我吧……我什么都能干,我舔……」说着,伸长脖子把嘴唇贴在腥臭的阳具上胡乱蹭了起来。
  郭子仪得意的笑道:「敬酒不吃吃罚酒!不是那个舔法!」他推了推林洁的头,闪出一点距离,然后命令她:「把舌头伸出来!」
  施婕听话地伸出粉嫩的舌头,朝着郭子仪指的方向望去,立刻呕了起来,原来郭子仪正指着满是污垢的大龟头。但她马上压住了呕吐的感觉,按照郭子仪的指示闭眼朝那令人作呕的腥臭的阳具舔了下去。柔嫩的舌头上泛起一层骯髒的污垢,施婕赶紧闭上嘴,唯恐忍不住吐出来。
  郭子仪却不依不饶:「张嘴!」
  施婕忍住泪一口把嘴里的秽物咽掉,张开了嘴。
  郭子仪看她已把自己的秽物嚥了下去,满意地点点头,说:「睁开眼,继续舔!」施婕无奈地睁开惊恐的眼睛,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舌头清理着凶蛮的土匪最骯髒的器官。
  郭子仪的阳具迅速膨胀起来,他得寸进尺地命令施婕:「张嘴!把爷的家伙吞进去!」
  施婕的眼中流露出恐惧,但她不敢抗拒,乖乖地张开嘴,任那硕大坚硬的肉棒捅了进来。她小巧的嘴被塞得满满的,吃力地将尽可能多的肉棒吞进去。
  郭子仪拍拍她的脸命令道:「吸!」
  施婕压住一浪高过一浪的狂呕,「吱吱」地吸吮起来。郭子仪满意地淫笑,同时挥手命匪兵把我推到在床上,不一会儿,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硬、都大,还带着施婕体温的肉棒狂暴地插入了我的阴道。我忽然感到,几天来一直追随着我的负罪感彷彿减轻了,但我知道,我再次屈服在这根肉棒下的日子不远了。